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蚂蚁、腾讯入股利楚扫呗 收钱吧上市又临“霸主”压力

蚂蚁、腾讯入股利楚扫呗 收钱吧上市又临“霸主”压力

本报记者/李晖/北京报道

继收钱吧在今年年初宣布启动IPO后,聚合支付市场再起波澜。

近期,聚合支付领域的头部公司——武汉利楚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楚扫呗”)发生股权重要变更,分别拥有蚂蚁科技集团与腾讯背景的两家投资主体同时入股了利楚扫呗,股权比重均为14.1129%。值得注意的是,在寸土必争的支付战场上,这是蚂蚁系和腾讯系首次入股同一家机构,因此也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一直以来,聚合支付服务商相当于支付机构在线下的“腿”。对于行业中的头部机构而言,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在于——不会站队支付宝或者微信任何一方,以免失去移动支付的另一半市场。在过去几年的支付战中,共同入股一家机构并没有被列为巨头选项,此次同时入股反映出哪些微妙的市场变化?

罕见同时入股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此次利楚扫呗的多项工商信息发生变更,其中包括:注册资本从1326万增加至1644万元;实收资本从50万增加至801万元。在公司的股东名单中,新出现了广西腾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创投”)和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鑫创投”) 两家公司。前者由深圳市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百分百控股,后者则是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一位知情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双巨头本次入股的金额总计在3亿元以上,折算利楚扫呗的估值在10亿元以上。该笔交易自去年下半年开始谈判,于年底落定。对于此次入股,三方都极为低调,直到近期工商变更被曝光。

利楚扫呗成立于2011年,是国内较早从事聚合支付技术研发和应用的企业。早年从事银行卡外包服务,逐步拓展到服务持牌支付机构。2019年3月,利楚扫呗获得由富友支付领投的5000万元A轮融资,而其更早的Pre-A轮融资也来自富友支付。

在此轮双巨头入股后,利楚扫呗的大股东仍为公司CEO王朋(持股17.9132%)、上海云鑫和腾讯创投分别持股14.1129%,富友支付的持股比例由15.2759%稀释到8.287%。此外,王朋还通过另一家法人公司控制利楚扫呗部分股权。

巨头对产业上下游的投资渗透早已有之。除了利楚扫呗,收钱吧曾拿到拉卡拉(30.870, -0.05, -0.16%)支付投资,哆啦宝和乐惠早已先后成为京东数科的全资子公司。持牌机构之所以如此看重聚合支付服务商,是因为其占据了线下交易的“最后一公里”,掌握着大量的商户资源,相当于支付巨头线下拓展中的“腿”。

有资深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支付宝、微信支付从互联网支付起家,缺乏线下触角。在走向线下的早期,必须依靠这些外包商进行拓展。彼时双巨头的业务负责人都曾专门找到几大聚合支付商“摆酒组局”,希望相关方对其线下业务进行更多支持。即使到现在,大的服务商仍旧是巨头的座上宾。

但支付市场一个不成文的规则是,聚合服务商会避免站队支付宝或微信支付中的任何一家。前述知情人士称:相对独立的市场定位是大型聚合支付服务商的生存法则,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市场占有率势均力敌,倒向任何一方,都意味着可能要损失将近一半市场,其中一方的高额补贴可能就无以为继。

以正在推进A股上市事宜的收钱吧为例,其在2019年的C轮投资中引入恒生电子(84.550, 1.79, 2.16%),就曾引发市场对其“亲绿(微信)亲蓝(支付宝)”的猜测。此后,收钱吧CEO陈灏在公开场合多次强调公司的中立态度。

据该知情人士透露,早年间,双巨头也对收钱吧兴趣颇大,但由于价格以及种种原因并未成行。但可以明确的是,彼时共同入股并没有被巨头列为选项。“具体到本次入股,亦很可能是其中一家有兴趣,另一家需要做出防守动作跟随。”该人士称。

时移势易,随着移动支付市场格局固化,通过服务商快速圈地的时代已逝,单一从事聚合支付的红利期褪去,大批中小服务商消亡。截至目前,大部分头部聚合支付商已完成站队和重新定位,除了上文提到的几家,曾经在北京市场活跃的钱方好近、丰瑞祥,重点业务已走向海外,付钱拉则告别聚合支付彻底转型。

除了刷脸概念的一批终端制造商,能够丰富巨头生态的投资选择也并不算多,以中腰部商户为主的利楚扫呗,恰恰补足了双巨头数字化战略的一环。

此外,随着数字人民币试点全面铺开,银行系和第三方支付自营聚合支付,让长期固化的市场基本面开始存在破局点,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二者在线下曾经的零和博弈关系也逐步发生变化。

移动支付网主编慕楚认为:这种背景下,微信支付与支付宝的市场份额相加,他们是处于一个增长的态势,还是盛极而衰的下降过程?在薄利化趋势下,近两年聚合支付服务商开始紧盯银行业务,为银行提供线下收单服务,并拓展金融服务。入股聚合支付服务商不排除两大支付巨头都希望更有力的控制收单市场,抵御可能的银行系侵蚀。

一位支付软件服务公司高管向记者表示:对于单一巨头这或许不是一个利益最大化的选择,但在当前反垄断高压之下,通过共同入股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可能更符合多方利益和政策导向。

支付回归本源下的必然之举

需要注意的是,蚂蚁科技集团和腾讯此次入股利楚扫呗的政策环境和市场局面已经是今时不同往日。从这一角度看,双巨头此时对聚合支付商进行战略投资,以及愿意放弃控制权“打个平手”,就都有了动因。

2019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多个公开场合对互联网平台喊话,要求支付回归本源,特别点明“一些互联网企业利用旗下机构将支付业务与信贷等其他金融业务交叉嵌套,形成业务闭环,业务处理过程难以被穿透监管,极易引发风险跨市场传染蔓延。”而此前金融监管部门对蚂蚁科技集团提出的业务整改方向中,第一条即为:回归支付本源,提升交易透明度。

在此背景下,支付机构下沉投入更多资源在商户服务是顺势而为,也是寻找新增长点的必然结果。

一位聚合支付服务商认为:双巨头共同投资背后原因肯定很复杂,但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就是二者现在都非常重视商户的数字化服务,特别是偏向于中腰部企业。对于这种体量的服务商,支付只是一个核心能力,商户的收银系统、小程序、电子发票 、社保、账户体系、特别是商户的数字化营销能力更为关键。

以此次入股的标的为例,据记者了解,目前利楚扫呗日处理交易笔数1200万笔,年受理交易金额2000亿元。收钱吧日交易笔数近3200万笔,大约是前者的一倍。据前述资深业者透露:相比收钱吧的商户,利楚特别是偏向于中腰部客户以及卖场,这一点恰恰为支付巨头所看重。

记者注意到,去年年底,支付宝针对使用自家指定IoT收款设备的商户推出了“新蓝海计划”的补贴返佣方案。其核心是推广其包括主打刷脸的“蜻蜓”全系列以及支付宝双屏POS、反扫盒子(如意Lite)等IoT收款终端。其原因在于,相比二维码,硬件设备对商家的黏性更强,更能有效赋能数字化经营。

而随着近年来腾讯To B战略加码,微信支付的全国小店烟火计划以及小程序的一系列新功能,几乎均围绕针对小微经济体的数字化经营转型。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随着支付回归本源,更为下沉,支付机构肯定会渗透到此前无牌的聚合服务商的业务版图。记者注意到,目前支付宝已经推出了云支付平台,面向服务商推出的免开发、低成本的移动收单SaaS服务,可以支持多支付渠道(包括微信支付、云闪付),相当于提供了聚合的功能。

在慕楚看来:支付机构作为支付服务商的通道提供者,二者更多是合作关系,但在支付进一步下沉过程中,支付机构与本身就缺少金融资质而专注于商户服务的支付服务商们会产生一定竞争。目前“支付机构+支付服务商”的组合成为支付行业标配,支付机构或是投资支付服务商,或是单独成立业务组或子公司,以避免管道化命运。

不难预判的是,随着双巨头共同加持,聚合支付赛道的座次可能又会面临着新一轮洗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蚂蚁、腾讯入股利楚扫呗 收钱吧上市又临“霸主”压力